接力绘就长江经济带绿色画卷 ——湖北省政协委员视频连线建言持续推动长江绿色发展

2021-02-05毛丽萍 袁世鼎湖北政协

长江是中华民族的生命河,也是中华民族发展的重要支撑。

2016年1月5日,习近平总书记提出,当前和今后相当长一个时期,要把修复长江生态环境摆在压倒性位置,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同年3月25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审议通过了《长江经济带发展规划纲要》,9月正式印发。

2018年4月26日,习近平总书记在武汉主持召开深入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座谈会并发表重要讲话。他强调,新形势下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关键是要正确把握整体推进和重点突破、生态环境保护和经济发展、总体谋划和久久为功、破除旧动能和培育新动能、自我发展和协同发展的关系,坚持新发展理念,坚持稳中求进工作总基调,坚持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加强改革创新、战略统筹、规划引导,以长江经济带发展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

作为长江岸线最长的省份,湖北省严格落实习近平总书记要求,长江经济带生态保护和绿色发展取得显著成效。在《中共湖北省委关于制定全省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二〇三五年远景目标的建议》中,紧扣长江经济带发展战略,湖北省将着力构建“一主引领、两翼驱动、全域协同”的区域发展布局,加快构建全省高质量发展动力系统。

长江经济带发展战略带来哪些显著变化?如何以长江经济带发展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湖北省政协十二届四次会议期间,人民政协报·人民政协网视频连线采访了湖北省政协常委、长江设计院副总工程师、长江勘测技术研究所所长蔡耀军,湖北省政协常委、长江水利委员会副总工程师黄艳。

“保护就是天天要做的事情”

记者:两位委员的本职工作都与长江密切相关,请谈谈长江经济带发展战略实施这5年来,你们感受最深的变化是什么?结合自身工作觉得还有哪些问题需要引起关注和重视?

蔡耀军:我觉得变化最大的是长江岸线周边的环境变美了,人们对绿色发展理念和发展模式的认识越来越坚定,更注重经济发展的质量、绿色和高效。如果要说目前需要重视的问题,我觉得落实长江经济带战略重点应该是找准抓手,把绿色发展理念和设想具体化,以项目化实施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战略落地并产生实效。例如长江黄金水道建设是长江经济带建设的重要依托和载体。目前,长江干线航道上游重庆至宜昌段和下游安庆以下航道水深均达到6米以上,武汉至安庆段正在实施航道整治将水深提高到6米,三峡水运新通道和葛洲坝船闸扩能工程将消除该河段局部瓶颈。但宜昌至武汉航道受河道演变等因素制约,经多年建设航道水深仅能达3.5~4.2米,航道标准与上、下游河段不衔接,大型船舶只能减载通过,航道“中梗阻”问题严重制约了长江黄金水道综合效益的发挥。

与此同时,长江水生物生存环境岌岌可危,长江白鲟、白鳍豚此前已被宣告灭绝,一些大型鱼类,如江豚、中华鲟等,尽管还未灭绝,但随时可能从地球上消失,滥捞滥捕、筑坝、航运、沿岸开发、环境污染、填土挖沙等给鱼类的迁徙和繁衍带来重大影响。2020年长江十年禁渔启动,滥捞滥捕将得到有效遏制。目前,航运、河道挖沙疏浚对鱼类构成严重威胁。而为了实现宜昌至武汉段4.5米航深,挖深疏浚将是常态。

在此背景下,建议规划建设荆汉运河,利用江汉平原地势平缓、水网密布优势,从枝城到武汉建设一条人工运河,与长江天然河道形成“双通道”格局,由荆汉运河彻底解决长江中游“梗阻”问题,真正实现长江上海至重庆黄金水道;让荆江成为水生物的天然乐园,在荆汉运河建成后,荆江河段航运量削减60%以上,大型船舶或滚装船削减80%以上,并停止航道疏浚,逐步使其成为一条天然河流。

黄艳:我的感受和蔡委员一样,现在长江大保护已经深入人心了。随着《中华人民共和国长江保护法》的出台,保护就是天天要做的事情,这是一个非常大的变化。第二个变革是信息化时代的来临给长江保护和管理提供了越来越先进有效的手段。2020年我国对疫情的有效应对让我们看到了信息化手段比如互联网、大数据应用的各种方便之处,如果也能应用到长江流域管理和保护层面,将对管理和保护的方式、目标、效果带来极大的改进,能做的事情也更多。

长江大保护本身是一个很大的命题,长江治理保护更是一个系统工程,但现在还是“九龙治水”,各个部门之间信息还没有做到共享,业务也无法协同,这些也是当前面临的具体问题。

“以智慧建设助力流域协同治理”

记者:信息共享对于长江经济带绿色发展将起到什么作用?能不能举一些例子?

黄艳:信息共享有两个层面的好处。第一个是直接支撑长江大保护,促进业务协同、公民参与。信息共享可以支持不同部门的业务协同开展,最大化信息资源利用。比如,同一个河段的视频资源可以被不同的部门用来做不同的事情,河道管理可以监控非法采砂,渔业部门可以监管非法捕捞,自然资源部和水利部门可以监管岸线利用等,发现问题,协同处理,资源效益最大化,避免重复建设造成浪费。信息共享可以促进业务实现真正的协同,比如环保部门在某个河段监测到水体严重污染,水利部门及时共享这些信息,及时调度水库工程放水,减轻水污染的不利影响。信息共享还可以将每个公民都纳入长江大保护的行动中,让每个公民都参与到保护中来。

第二个层面是支持技术发展,信息共享可以最大限度发展各种算法和模型,研发出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涉水数学模型软件,推动我们自己的模型软件得到很好的发展和应用,以智慧建设助力流域协同治理。

“政府和市场两手发力”

记者:共享机制说了很多年,为什么推动起来比较难,如何解决这个问题?

黄艳:今年3月1日即将实施的《中华人民共和国长江保护法》总则第十三条就要求建立健全长江流域信息共享系统,共享长江流域生态环境、自然资源、管理执法等信息,应该充分利用《中华人民共和国长江保护法》实施的契机,主动作为,政府牵头构建数据共享与交换机制,而不仅仅是提供一个大数据平台,要有切实的构建、实施方案和建设目标。同时引入市场机制,让市场提供造血功能,政府和市场两手发力,将开放、共享、协同发展的理念落到实处。

(来源:《人民政协报》)

阅读 22

版权所有:政协湖北省委员会办公厅
技术支持:武汉丰网